华南陵园欢迎您的光临!买墓地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90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华南陵园殡葬文化

首页 > 资讯中心 > 殡葬文化

边缘阶段(换床一下葬)

来源:2021-10-15 12:11:24
    范热内普发现了过渡仪式中分隔、边缘、聚合三个阶段,并且着重研究了分隔和聚合两个具有明显转折特征的阶段,而忽略了对边缘期的分析,因为在他看来边缘期是无组织的。维克多·特纳以人世仪式为对象研究了边缘期的结构与特征,认为边缘期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其他两个阶段。彝族丧葬礼仪中,边缘阶段历时最久,其间包含众多各自独立而又互相衔接连贯的仪式。
    “丧葬礼仪中的边缘期最初的标志是尸体或棺撑在死者房间、房前过道或其他地方或长或短之停留,即停灵。”亡者从被抬上灵床到下葬,其间不能和地面直接接触,这其实是一种边缘礼仪,其目的是要表明此时的亡者既不属于神圣世界,也不属于平凡世界。因此,他被隔离开,保持居中位置,处于两地域之间,天地之间。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华南陵园,
                          边缘阶段(换床一下葬)

    在整个丧仪期间,神圣之门多处可见。在丧场的人口处一般都设有简易的门。过门坎礼仪本身即为边缘礼仪。吊唁的亲戚通过这个门之后,便象征着进人一个完全他者的世界。开路引魂、破水牢、指路等环节,都设置一个“法门”,叹毫跨越此门即意味神圣仪式的开始。跨越这个门界,象征叹髦将自己与新世界结合在一起,具有了非凡的身份和灵性,法事才会灵验。
    彝族葬礼边缘期漫长而繁复,可以进一步划分成诸多相对独立的阶段。其中最具特色的要属冷热丧同时举办的丧礼中的作祭仪式。按照过渡礼仪的理论,作祭对亡者来说是其回归先祖世界,被聚合人那里的社会的聚合礼仪。灵魂是否能顺利回归祖先世界,除了与其生前的作为有关,还要靠生者的帮助,所以作祭仪式中伴有大量帮助性仪式。彝族人认为,亡人回归祖先居住地,须由叹髦为之指路,否则就回不了“老家”,四处飘零,受苦受难,甚至要回到家中作祟,所以为子女者最大的义务就是“指路”送亲。在“送魂”路线中,唤髦读出众多的地名,一站接一站,直到想象中的祖先团聚之地,而死者返回祖先居住地的旅程就是亡灵进人祖先世界—与生界相对的另一世界的过程。为此,在彝族丧葬仪式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旨在发送、引领亡人离开此域,前往它界的各种仪式行为。各地送灵归祖的具体路线略有不同,但总的目的是使家族相会,亡灵归于祖先发源之地。祖先发源地被视为乐土,“归回于乐土,远宗与远祖,就此得相会”。在彝族人的信仰世界里,祖先发源地如范热内普所说:“最普遍的观念是那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相似,但更美好,其社会组织也与我们的一样。因此,每个人重新回到曾经所属于的氏族部落、年龄群体或前世所从事的职业。
    在作祭过程中同样有分隔仪式。作祭时,灵枢被安放在阴房里。阴房是由松、柏等常绿树以及兰草等常绿植物装饰起来的神圣空间。“神圣空间不是自然存在的,而是人通过其文化、经验和欲求,在界定、限制和描画它时赋予其神圣性的”。“每一个神圣的空间都意味着一个显圣物,都意味着神圣对空间的切人。这种神圣的切人把一块土地从其周围的宇宙环境中分离出来,并使它们有了品质上的不同”。灵枢进人阴房,意味着与一般灵枢的神圣性有所区别,对亡者的身份和地位来说是一种分隔仪式。
    灵枢从阴房移出后,阴房被三女儿家推倒;方杆被大女儿家砍倒,且须倒向西方。这些器物设施被破坏掉,正如范热内普所说:“神圣器物只可用一次,仪式过程一结束,它们必须被销毁或存放起来,仿佛其力量已被耗竭。同时也隐喻事主家以后就平平安安,不会再有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