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陵园欢迎您的光临!买墓地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90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华南陵园殡葬法规

首页 > 资讯中心 > 殡葬法规

构建墓地使用权体系

来源:2021-02-26 11:32:38
              
 构建墓地使用权体系
                                                                              上海公墓,上海墓园,浦东公墓,华南陵园
我国土地制度建立在城乡二元制的基础上,因此,因此墓地使用权体系也应在此基础予以构建,这样才能符合我国的国家根本制度,进而实现法律制度的彼此共容。在以往的研究中,许多学者多在论证墓地使用权的属性,而对于权利的构建均无涉及。只有在权利体系予以全面构建,才能真正实现在《民法典》编纂之际,提出一些建议与思考。笔者建议逐步构建其墓地使用权的权利体系,从法律关系的主体、客体以及内容到墓地使用权的变动规则,均予以明确,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墓地使用权权利体系的构建。
   墓地使用权的主体、客体及内容
    民事法律关系的要素是指构成民事法律关系须具备的要素。包括主体、客体,以及内容。对于墓地使用权的构建,首先需了解其主体、客体以及内容,进而构建起权利的基本内容体系。由于我国实行城乡二元制的经济结构或者称之为管理模式,因此对墓地使用权的构建也应坚持该经济结构下的研究。
  墓地使用权的主体
    法律关系的主体是指在法律关系中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的个人和组织。‘由于墓地使用权的相关法律规定颁布时间较早,在程序和内容上相对较为粗糙,因此,只能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和相关理论对其进行分析。
    墓地使用权的主体明确对于解决墓地纠纷具有重要意义。根据我国的《土地管理法》、《公墓管理暂行办法》,无论城市公墓抑或农村坟地,国家或集体才享有其所占土地的所有权。
    在农村地区村民死亡,由其近亲属在自家承包地内兴建墓穴,形成“坟头”,用棺掉予以下埋。而在城市地区,人们往往通过购买公墓陵园中的墓穴安葬死者。根据《殡葬管理条例》与《公墓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建墓单位须向公墓管理部门申请,需要城乡建设、土地管理部门的意见。在实践中往往由公墓经营单位、公墓管理部门协同开发公墓。以甘肃省知名公墓经营单位一一卧龙岗园林公墓有限公司为例,甘肃卧龙岗园林公墓”经批准并登记的具有合法经营公墓资格的经营性企业,其是由兰州北方工业公司接管,由省殡葬协会和兰州北方工业公司联合经营。这一方面是推动公墓的建设,另外一方面是做好公墓的管理,解决好诸如侵占土地,大肆新建墓穴等问题。
    根据相关规定,修建墓地需要通过出让和划拨的方式由“具有企业法人”资格的主体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公墓管理暂行办法》提交相关材料。通过审核后由具有企业法人的主体将墓地划分为不同面积的墓穴进行出卖。根据相关规定,其依旧是对该块墓穴的一定时间的占有、使用。因此,对于城市中墓地的所有权依旧属于国家。
    由于我国实行城乡二元制的结构,但对于墓地的使用权人两者具有相同之处,即有直接使用权人和间接使用权人。所谓直接使用权人是指死者,但根据
  《民法总则》死者不享有权利,只享有权益。因此对于墓地使用权的不具有主体资格,根据《殡葬管理条例》所谓丧主是指死者的近亲属。另外,在公墓墓位销售合同中,其主体往往是死者的近亲属。也就意味着合同的一方是墓地使用权的主体即死者的近亲属。而对于农村墓地使用权的主体,农村在现行的法律体制下,虽然有些地方在兴建公益性墓地,但是由于尚未形成规模,许多农村墓地多在自家承包地内兴建墓地。根据一般习惯墓地使用权的主体即为承包地的承包主体。但在农村中存在另外一种情况,我国实行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后导致一些墓地不在自家承包地内。最为典型的是爱新觉罗家族争抢墓地事件。在这一事件中,最终法院裁决因违反合同的强制性规定而撤销合同。另外根据《殡葬管理条例》第九条,对该墓穴不予恢复,判决爱新觉罗家族败诉。对于这一问题,最终法院通过事后协商,照顾爱新觉罗家族的感情,通过允许其凭吊等方式对其情感上予以关注。在农村中,也多为这样处理,如果死者墓地在他人承包地内,也允许其祭拜,并予以协助,这也体现了浓厚的乡土情感。
    就城市而言,根据《公墓管理办法》规定,丧主与公墓单位成为了墓地使用权的主体。双方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就城市而言,根据我国中央立法,对于公墓的专门法律文件中,并无相关规定对购墓者做出明确规定,只能结合相关地方性法规及规章,对墓地使用权的主体以现有的法律规定进行推论。目前使用相近的概念即丧主。根据实践习惯,购墓者一般是指与死者具有利害关系的人,但是否包括相关单位呢?根据 《江苏省殡葬管理条例》其包括单位,但是其他身份均未包括单位。因此,笔者建议将丧主规定为与死者具有利害关系的自然人,具体沿用民法中的近亲属内涵,这样与现有的《精神损害司法解释》内容相匹配,构建起墓地使用权的一方主体。从而实现法律相关内容的统一性。另外,购买城市墓地须以火化证明作为前提。这样避免了倒卖“活人墓”问题,同时也能避免国家对墓地市场的持续火热所造成的的相关问题。根据《殡葬管理条例》规定以及《殡葬事业单位管理暂行办法》引进民间资本,如上海福寿园,但是现实中也导致公墓价格虚高的主要原因。根据现实情况,墓地使用权的一方主体应为墓园的建设单位。
    就农村而言,根据我国土地制度,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根据《殡葬管理条例》,村内公益性墓地禁止供村民以外的其他人使用。因此,对于农村而言,笔者认为墓地使用权的主体为村民。这也就意外着,依旧在贯彻我国关于土体的根本制度,即除国家法律之外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
   墓地使用权的客体
    民事法律关系的客体是指权利义务的指向对象。作为墓地使用权其指向的对象就是对墓地的权利。其从属于物权法律关系。
  墓地使用权的内容
    物权的内容就是物权的权能,也就是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但对于用益物权的权能,理论上存在不同观点。观点一,如李开国、陈华彬、刘保玉等学者认为,用益物权包括占有、使用、收益三项权能,也有一些学者如魏振赢认为用益物权具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能,还有一些学者如尹飞认为用益物权同时具备占有、使用、收益三项权能,但特殊情况只有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房绍坤在《用益物权基本问题探究》中认为,用益物权因种类的不同,其内容也会存在着差别。具体用益物权的权能只能依据该用益物权的特点而定。‘
    笔者认同房绍坤学者的观点,根据我国《物权法》相关条文,笔者发现,由于用益物权的类型不同,其权利内容存在明显差异。宅基地使用权,由于具有福利性、无偿性,我们国家对宅基地的规定更为严格,为农民提供一个基本的居住的场所,满足其基本需求,因此对其宅基地收益并没有规定,也反映出我国的基本立法思路。土地承包经营权由于我国的土地由国家和集体所有,农民只有使用权,农民可以通过占有土地、使用土地,通过土地实现农业生产,保障农民的基本生活,通过从土地获得收益进而满足农村基本生活,保证农民权益。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形成为了实现国有土地的利用效率,实现土地的增值,带动城市的发展,建立起完备的法律制度体系。对于地役权,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促进土地的增值,促进土地的使用。
    根据以上内容我们可以发现,正是因为用益物权的类型不同,其内容具有差异性。因此,墓地使用权的用益物权属性,其具有用益物权的一些属性,但是由于墓地的特殊性,也就意味着其具有特殊性。
   墓地使用权的占有权能
    占有是墓地使用权的基本功能,也是使用权能的基础。占有是对物的实际管领和控制。墓地使用权的标的物只有存在转移占有归墓地使用权人时,墓地使用权才能实现。学者对于用益物权的占有权能具有不同的观点。但笔者认为,由于墓地使用权的特殊性,其占有权能只能通过直接占有,即在城市中,通过死者家属或者死者生前的方式与公墓经营单位建立买卖合同,通过合同建立起占有的基本方式,形成对墓地的直接占有,这也成为墓地使用权其他权能的基础。在农村公益性墓地中,通过在自家承包地中建立墓地形成对墓地的直接占有。
   墓地使用权的使用权能
    所谓用益物权的使用权能是指按照物的性能和用途,对其加以利用,以满足生产和生活的需要。用益物权在法学的直接意义就是使用权,即以使用为目的而利用他人之物的物权。3墓地使用权主要表现在生活性使用、公益性使用。主要体现在通过修建墓地、以及修筑墓碑、栽种坟树的方式,形成对死者的缅怀的固定场所,进而形成对墓地这一客体的利用和使用。
    根据我国《殡葬管理条例》以及《公墓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墓墓区土地所有权依法归国家或集体所有,丧主不得自行转让或买卖。根据该条文,国家禁止丧主的转让和买卖。这也体现了国家关于墓地管理的重要思路,即墓地的公益性。因此,对于墓地使用权的权能中收益权能本质上己经得以限制。另外,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民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墓管理意见的通知》,我国严禁传销和炒买炒卖墓穴和骨灰存放格位,通过查找墓地的买卖流程,买卖墓地需要逝者的相关身份证件,因此,通过法律的规定限制了墓地的价格,这也就意味着墓地只能占有、使用,禁止通过转卖的方式的牟取利益,获得收益,进而保障“死有所葬”,维护社会的稳定。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发现墓地使用权的内容,包括占有、使用,实现对墓地的权利保护,建构起对墓地的全方位保护的权利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