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陵园欢迎您的光临!买墓地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90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华南陵园殡葬法规

首页 > 资讯中心 > 殡葬法规

明确墓地使用权权利属性

来源:2021-02-26 11:06:16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华南陵园
 
前文提到关于墓地使用权的属性,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即“债权说”与“物权说”两种。对于债权说,其理由来自于对相关负责人的采访。2011年4月2日,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副司长李波在接受媒体采访关于墓地使用期限的问题时谈到:“墓地只是租赁关系,不是产权关系,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签订合同时,年是一个期限,20年到期以后,双方根据协议规定执行管理费的收费”。但是根据该采访内容,笔者发现,对于墓地其只具有使用权,这也是墓地使用权概念产生的重要原因。但是针对当前存在的诸如墓地使用权的权利属性、使用期限、管理等方面存在重要问题,归根到底,核心就是对于墓地使用权的权利属性界定不清。该问题一旦予以破除,对于相应的使用期限,行政管理等方面将一一破解。因此笔者建议,明确墓地使用权的权利属性,将其界定为物权性的权利,确立为新型的用益物权。这既是为了彰显墓地的价值,回应时代地呼唤,更是为了促进殡葬市场的合理有序发展,保障人民财产权利,从而实现法治社会的构建与营造。
   墓地的“物”之属性
    民法上的物是指存在于人体之外,为人力所支配,且能过满足人类社会生活需要的有体物。‘墓地在客观上独立于人体之外,由墓主的近亲属(丧主)支配,在一般观念上能够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符合民法上“物”的概念,同时又具有稀缺性、为人力所支配性、经济性的特征。因此,笔者认为墓地应该进入物权法的调整范围内。前文提到墓地又具有不同于其他“物”的特点,即人格价值。因此,更应成为物权法中所应调整的内容。当前关于墓地在私法领域内,对于第三人的侵权,目前只能援引《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中的具有人格特征的物来主张赔偿,而作为赔偿其主要体现在其补偿性,而墓地作为特殊的“物”,更应体现其预防性,即有遭受侵害之虞时即可使物恢复到圆满状态,而物权请求权即可满足该要求,因此,笔者建议墓地使用权应作为物权的一种进入民法的领域。
   物权法定原则的缓和
    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五条确定了物权法定原则。《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这也是我国首次引入习惯这一概念,为解决纠纷提供了新的依据。西方有句法谚:“法律自颁布以后便落后于时代”。物权法定原则的确定其本质上维护了物权的稳定性,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具有时代价值的需求又如何予以体现呢?
    习惯体现着一个国家的重要内容,根据《民法总则》第十条,对习惯又做出了限制,即不得违反公序良俗。这既体现了我国在逐步引入习惯作为处理民事纠纷的依据,又体现了我国日益重视习惯的价值。而关于墓地,长达数千年传统的墓地,不仅具有深远的文化价值和思想内涵,并且在当代社会墓地动辄数十万,使得研究同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因此,笔者建议我国在法律的修订和完善过程中更加重视本土化的内容。在《民法典》审议修订过程中,对“物权法定主义”做适当缓和。日前关于用益物权的内容予以增加,引入居住权的概念,这也体现出法律的完善的需要。
    当前,随着社会的发展,制定法的问题日益凸显,不足以担当物权法定的功能,因此,笔者认为习惯法可以作为物权法定的法源。首先,可以适应不断发展的市民生活;其次,可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尤其在墓地方面;最后,由于我国当前对有关墓地的制度规定相对落后,导致现实中出现一些问题。因此,笔者建议为适应有关墓地的相关法律未完善的局面,引入习惯的概念,补充物权法定的法源。
    用益物权是一种定限物权,即为有限制所有权的功能。我国对于土地,不承认土地私人所有,分为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我国对土地具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在《殡葬管理条例》、《公墓管理办法》具有体现,涉及严格的规划、审批以及管理内容。这也是由于土地的稀缺性,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因此需要一定程度的管理以及规制。用益物权属于他物权,即在他人所有的物权设置物权。正因为如此,笔者认为,将墓地使用权作为一种用益物权,因为用益物权本身具有期限性,属于一种定限物权。关于土地使用期限的规定主要集中在《土地管理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两部法律,分为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七十年四种。正是因为具有期限性,更好的促进墓地的利用,充分平衡好现实与传统的矛盾。
    根据《物权法》规定了四种用益物权,均无法涵盖墓地使用权的内涵,一些学者认为墓地使用权属于建设用地使用权,但是就城市而言,其与建设用地使用权具有相似之处,但是就农村而言,其在现有体系中无法实现内容的自洽,而墓地使用权作为一种新型权利,不能因为城乡差异而分属于不同的用益物权,因此,只有通过建立一种新型的权利体系,笔者建议建立一种新的用益物权,构建一种新的权利体系,才能实现在内容和体系的自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