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陵园欢迎您的光临!买墓地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90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华南陵园殡葬法规

首页 > 资讯中心 > 殡葬法规

墓地使用权对人格物理论的补充

来源:2021-02-25 15:31:23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华南陵园,浦东公墓
民法上的物是指存在于人体之外,为人力所支配,且能过满足人类社会生活需要的有体物。‘墓地在客观上独立于人体之外,由墓主的近亲属(丧主)支配,在一般观念上能够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符合民法上“物”的概念,但与普通的物又具有特别之处,即埋葬逝去亲属的场所。因此又具有人格利益。
    对于逝者而言,“坟墓”是其最后的归宿,而坟墓所依托的依旧是地块。墓地周围的动土、损害都视为对逝者的不尊重,有惊扰之嫌。我国人格权的相关理论及其法律规定,均不承认死者具有人格权,但不能据此认为死者没有人格相关的权益。
    根据《民法总则》第十六条之规定,承认胎儿的财产性权利。理论基础为“人身权延伸保护理论”。我们往往对活人的权益关注更多,对“死人”的权益关注较少。因此,墓地作为死者的最后一块净土,理应被得到保护。这不仅是为了死者的利益,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为了活人的精神寄托。这也体现了墓主的人格利益需要保护的依据。另外,在我国城市中,通过与公墓经营单位签订合同,或租赁,或购买墓地,这其中均体现其财产性利益。在《最高院关于确民事侵权精神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提到的“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在实践中相关案例也以此为判断依据。
    但是所谓“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重点落在“物”的层面上,即财产性权利,若仅仅关注其财产性利益那么其“人格利益”如何保障?况且,人格象征意义并不等于“人格利益”。最为主要的是,根据该司法解释,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是物的所有者,而关于坟墓或者墓地的所有者目前尚未定论。
    随着研究的深入,“人格物”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所谓人格物是首先是物,其次是该物具有人格利益。如肖某与杨某等一般人格权案”中的祖坟,法院认为其是缅怀祖辈与情感表达的一种特定载体,具有人格象征意义。
    人格物首先应是物,符合物的基本特性,要成为民法上的物,首先须具有独立性、有体性、确定性、可支配性、可为权利客体性等。3其次具有人格利益特征。两方面的要素齐备,才能构成“人格物”。坟墓本身的建造、管理、维需要金钱,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坟墓体现着死者的人格尊严,承载着墓主后代的追思和缅怀,存在的主要意义是为了寄托后代的感情,具有人格利益远远大于经济价值。一旦坟墓遭到毁损,虽然墓碑等有体物可以恢复原状,但是    其所承载的人格利益难以恢复如初。1墓地是死者安“身”之所,也是后代得以缅怀的重要场所,是情感的寄托之地,更是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因此,笔者认为,墓地应为人格物的典型代表,其存在的人格利益大于其财产性利益,并且这也为人们所接受。
    在实践中,我们对“人格物”的认识侧重于精神价值的理解,而对其所依旧具有“物”的特征却予以忽略。这对于“人格物”的认识具有不足。在民法中,从“物”的概念产生之初,经济价值一直是被重视的,因此,我们只有在坚持“物”的价值的本质的基础上,不断推进对“人格物”的认识,这对于民法“物”的概念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墓地使用权的概念产生,深刻体现了现有“人格物”理论函待发展的重要性,而这也恰恰说明了理论、学术的发展一定要在坚持一些基本概念的基础上,进行发展。这对于我们认识“人格物”具有深刻的意义。
    墓地使用权的概念产生既是对其财产权益的彰显,也是精神利益的重要表现。即宣示其财产性的权利,更好的维护财产权利,保障亲属为其付出的财力、物力支出所获得“收益”(该收益主要针对的是其为了获得其精神的安宁,对孝文化的传承),同时保护死者的权益,死有所葬的现实需要,既体现了其浓厚的人文关怀,同时也体现了对文化的传承和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