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陵园欢迎您的光临!买墓地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90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

华南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华南陵园殡葬法规

首页 > 资讯中心 > 殡葬法规

墓地使用权的概念界定

来源:2021-02-25 15:17:07
               上海公墓,上海墓园,浦东公墓,华南陵园

 以“成淑英诉潘桂英等墓地使用权纠纷案”引入‘
 
    1990年5月23日,由原告成淑英为其丈夫邵霖(己逝)向公墓管理处申请,交纳费用100元,经盐城市园林管理处批准骨灰葬于编号609号的北闸公墓。由该处通知并联系沈潘玉,潘宝玉联系潘宝友,安排马志国、马志银砌建,墓穴于5月底建好,原告原打算在其丈夫去世3年时将骨灰放进墓穴之中。同年4月,被告邵宝余、邵顺余、邵友余之父亲、被告潘桂英之丈夫邵鸿章病逝。被告于1990年5月17日向同一园林管理处申请,交纳100元作为费用,由盐城市园林管理处安排墓地,该处为被告安排了编号为607号墓地。被告自备建筑材料,并主动和潘宝友联系同时由马志国、马志银两人砌建,后于该月25日完工,两墓位置较近,外观也基本相似。同年10月中旬,被告将墓碑运往墓区,马志银、马志国协助将被告的亲属即死者邵鸿章的骨灰埋入609号的原告成淑英的丈夫的墓穴内。原告于1991年9月24日去公墓看望丈夫的墓穴时发现墓穴中安葬了其他人,由于其己立碑,通过碑文立即找到被告,并提出要求:让出其丈夫的墓穴,恢复原状。而被告认为错误均应由市园林管理处工作人员安排的,葬错了应找市园林管理处解决,对方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其承担责任,并坚持不予腾让。
    法院认为,被告有重要过错,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墓地使用权,应该迁出争议墓穴。同时认为盐城市园林管理处无过错。该判决书中多次提到墓地使用权这一概念,这也成为首个而且是唯一一个在判决书中对墓地使用权的表述。
    本案由于年代较远,在判决书的遣词造句方面有一定的不足,但是通过该判决书,我们发现以下几个问题:C1)何谓墓穴所有权?何谓墓地使用权?C2)两者有何区别?(3)墓地使用权的范围,即该权利的外延和内涵是什么?(4)法院的裁判依据?
   墓地使用权的概念
    目前在我国“墓地使有权”未成为标准的法律概念,对墓地使用权的概念、概念的内含和外延均未进行准确的界定。因此,如何对“墓地使用权”进行准确的概念厘定成为研究有关墓地相关内容的前提与基础。
    现行的殡葬以及公墓相关法规均是从行政管理角度出发,对建立公墓的审批、墓穴的取得进行规定,但未从民法角度对墓地使用权有所涉及。‘随着《物权法》的颁布,《民法典(草案)》的公布与审议,城市建设的推进,学者对墓地权利的研究也逐渐深入,提出了学理上的“墓地使用权”概念,但是对于该概念界定含糊、不准确,无法科学的反映其内容,a均只是对“墓地使用权”的性质进行研究,且并未形成主流意见。
    笔者将从词义角度,对墓地使用权予以剖析:
    通过对该词进行词义分解,笔者发现,该词由两部分组成:墓地与使用权。何谓墓地?通过前文的叙述,墓地是指坟墓所在的地块,包括坟墓直接占有的土地以及坟墓周围的土地。3通过该解释我们可以更为细化,墓地是指用于己故亲属埋葬与其骨灰、遗骸安放等设施和用于纪念、缅怀己故亲属的墓碑、坟树等附着物所占用的土地。
    使用权是指按照物的性能和用途对之进行使用或者消费,通过利用其使用价值满足使用人在物质上或精神上的需要。‘使用权是从所有权衍生出的权利,它是所有者基于其使用的可能性,依靠价值转化的需求衍生出的权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2第四十七条、五十八条规定,我国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的土地属于村集体,个人和法人不能享有土地所有权,其只可能享有土地使用权。因此个人和法人只能享有对其对土地的使用权。土地使用权是指单位和个人依法享有的,能对一定范围的土地为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
    据前文所言,笔者对“墓地使用权”的概念进行界定。墓地使用权是指对用于己故亲属埋葬与其骨灰、遗骸安放等设施和用于纪念、缅怀己故亲属的墓碑、坟树等附着物所占用的土地占有、使用的权利。
   墓地使用权的性质
    关于墓地使用权的性质主要有“物权说”和“债权说”两种学说。对于“物权说”,学者认为墓地使用权的性质是建设用地使用权或者特殊的用益物权;对于“债权说”亦有两种观点,即认为墓地使用权法律关系是租赁合同关系或者行政服务合同关系。
   债权说
    债权是得请求他人为一定行为(作为或不作为)的民法上的权利。债权除因法律规定(侵权行为、不当得利)外,原则上当事人之间通过契约进行创设。债权系相对权,仅得对抗特定人,即仅以特定人为义务人,而要求其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并适用平等原则,即债权不论发生前后,均居于同等地位。4债权是建立在权利义务对等的基础上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债权说”亦是沿着债权的思路对墓地使用权进行理解。
      “债权说”的主要代表观点认为墓地使用权是“租赁权”,即债权性权利。该观点认为,墓地经营者和购墓者签订了合同,该合同的性质为租赁合同。2011年4月2日,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副司长李波在接受媒体采访关于墓地使用期限的问题时谈到:“墓地只是租赁关系,不是产权关系,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签订合同时,20年是一个期限,20年到期以后,双方根据协议规定执行管理费的收费”。据此,一些学者认为墓地使用权本质上是债权,是合同关系。我国《合同法》关于租赁合同规定的最长期限为20年,这也进一步佐证了墓地使用权的债权性质。
    墓地使用权的属性债权说的优势主要体现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C1)明确了法律关系的主体,即墓地经营者和购墓者,对于合同的内容、使用期限、收费标准均予以明确,如果出现纠纷,也有利于更好的解决;C2)有利于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减少土地浪费;C3)通过相关制度规定,进而调控价格,更多的实现“老有所葬”的作用。但是根据《合同法》五十二条之规定,合同具有自由性,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和公序良俗的原则即可,这样在现实中会导致通过合同内容,诸如违反公益性墓地的对外销售以及使用期限的规定。但是物权性的墓地使用权具有公示性,有利于防止欺诈、违法等对购买者权益的损害,更有利于保护墓地这一具有特殊的“物”这一重要内容。
    租赁权,又称”使用收益权”。是指承租人依照财产租赁合同,在租赁物交付后,对租赁物所享有的为使用收益目的所必要的占有权利的总称。‘须在合理范围内行使,不依约定或不依租赁物性质而定的方法行使租赁权造成租赁物损坏、灭失的,出租人有权请求赔偿损失或恢复原状。承租人不能随意让与租赁权,让与租赁权一般须经出租人同意。租赁权本质上是债权关系。依照该学说,经营者和购墓者分别享有特定权利、承担特定义务。根据租赁权的定义,笔者发现,成立租赁权需要以下三个条件,有效的租赁合同、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对该租赁物占有。
    从社会实践来看,购墓者通过与墓地经营单位签订合同,实现对墓地的占有,从而使用墓地,具有了“租赁权”的表象,但从债权的基本理论来看,由于债权具有相对性,只能约束双方的法律关系。在实践中,墓地的特殊性导致通过债权思路无法解决墓地拆迁导致的回购收益问题。该观点也存在一个重要问题:即债权的相对性限制了合同主体主张权利。债权具有相对性,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特点。首先,作为墓地经营单位由于享有该区域的土地,如果政府应的补偿。另外,墓地拆除也会对墓主亲属感情造成伤害,不利于对墓地所具有的特殊属性一一人格情感的保护,虽然可以借助《侵权责任法》来救助,其本质上是一种债权请求权,是一种补偿式的保护,购墓者购买墓地更为关注墓地的长久性和安宁性。如果从“租赁权”角度讲,如何实现该价值有待思考。
      “债权说”还有另一种观点,即从行政法一一行政给付的角度来对墓地使用权进行分析。该观点认为,墓地本质上具有公益性。政府通过规划以及行政许可给予墓地开发者权利,但并不仅是获取经济利益,更多地体现为公益性,满足民众死有所葬的权利。该观点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存在以下缺憾:首先,墓地具有公益性笔者也持赞成观点,但忽略该行政许可的中立性这一特点,房地产开发许可本身也是一种许可,最大化的利用土地,实现土地的价值。表现在民法视域下,即为物权关系、债权关系或者侵权关系。其次,《殡葬管理办法》第五条及第六条的规定、《公墓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的规定,认为丧主是经营单位所提供殡葬服务合同的权利接收方,其享有的与墓地有关的权利属于墓地相关服务的“接受权”,其所支付费用的对价为墓地经营单位的服务,包括在一定期限内让渡墓地的“占有、使用”权利的内容,由于墓地的特殊性,丧主必须对墓地行使相对排他的“占有”、“使用”权利。‘该观点对于墓主权利的保护与现行法律存在严重不契合之处,对于第三人侵权行为无法通过行政诉讼予以裁量,所以其观点也有待思考。
1.2.3.2物权说
    物权系绝对权,即以一般不特定的人为义务人,而要求其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指自然人、法人直接支配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物权具有法定性、排他性、公示性、优先性。对于土地而言,关系最为密切的是用益物。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用益物权是指用益物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在我国,用益物权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建设用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地役权、自然资源使用权(海域使用权、探矿权、采矿权、取水权和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捕捞的权利)。
      “物权说”的代表观点认为墓地使用权是物权性质的权利。其论证思路主要从民法“物”的概念承认其财产性,通过对我国土地制度的解读,将墓地使用权内嵌,形成一种与“债权说”相对立的“物权说”。
      “物权说”最具代表性的观点认为,墓地使用权为建设用地使用权。根据  《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建设用地使用权人依法对国家所有的土地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有权利用该土地建造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通过对法条分析,规定了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权利人、权利的客体、权利的权能。建设用地的权利人是指由国家通过划拨与出让的方式获得土地用以建造建筑物等设施的权利人,包括自然人与法人。建设用地的权利客体为国家所有的土地。权利权能包括占有、使用、收益的权能。
    该观点的主要依据为:首先,根据我国的土地制度,我国土地除村集体所有的土地之外,均属于国家所有。对于墓地经营主体而言,通过划拨或出让的方式获得建设用地使用权,其用途为修建建筑物、构筑物及其相关墓地附属设施。通过购墓者签订墓地销售合同出让墓地使用权,购墓者获得墓地使用权,对墓地享有占有、使用的权能。其次,经营性墓地所占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建墓单位在占用的土地上修建墓穴、墓碑和其他附属设施,而墓穴、墓碑、瞻仰台等相关设施均属于建筑物的范畴,‘其本质上亦是在该土地上修建的相关设施。再次,由于我国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根据我国的土地分类,将土地分为农用地、建设用地和未利用地,其中建设用地是指建造建筑物、构筑物的土地,包括城乡住宅和公共设施用地。根据国家住房和建设部制定的《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G B 50137-2011)》将城乡用地分为2大类、9中类、14小类,殡葬设施用地属于中类H3项下的区域公共设施用地。a就墓地而言,其属于殡葬用地。最后,公墓经营单位获得建筑用地使用权,通过出售墓地获得利益。但就消费者而言,购买墓地的墓地为了占有、使用。由于法律的特殊规定,对于墓地不允许二次或者多次交易,是为了维护墓地的稳定性和长久性,同时也为了打击“天价墓地”的政策性规定。
    该观点具有充分的理由,但仍具有探讨的空间。主要表现在我国实行二元制的土地制度,根据《殡葬管理条例》第五条与第六条规定,我国墓地分为经营性墓地和公益性墓地,所对应的也是城市和农村。对于公益性墓地,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公益性墓地所占地块为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如果认为墓地使用权为建设用地使用权,即土地应为国有土地,但就农村而言,其土地属于村集体所有。该观点在法理和逻辑上仍旧具有待商榷之处。若强行将墓地使用权以城乡二元制的结构划分为不同的用益物权类型,这样对于法律制度的体系性构成破坏。因此,就该观点而言,笔者认同“物权说”,但在具体的认识上仍不赞同该观点。即墓地使用权不能因为土地的所有权主体不同而认为墓地使用权属于不同的类型。
    在“物权说”的框架下,关于墓地使用权物权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墓地使用权是一种“特许用益物权”。该观点的主要来自于江平教授对于特许用益物权的相关研究。一些学者认为,用益物权的体系并不能由这四种权利概括完全,用益物权是指依照法定程序,民事主体在得到行政许可后可以在除土地以外的其他自然资源上设立用益物权,并依法取得占有、使用、收益等权利。特许用益物权的主要依据为使用权需要许可。根据《公墓管理暂行办法》,首先是经营项目的特别许可,其次是经营主体的特别许可。从这两点上讲,特许用益物权和墓地使用权的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特许用益物权”其权利的客体是除土地之外的自然资源,目前包括海域使用权、探矿权、采矿权、取水权和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捕捞的权利。所以对于墓地使用权不能依靠学理上的分类来对其进行理解和定性,而应坚持权利的法定分类类型化,从而更好的为墓地使用权提供合适的定位。
1.2.3.3笔者关于墓地使用权性质的思考
    基于上文的分析,笔者发现,关于墓地使用权的性质存在不同观点。笔者认为关于墓地使用权的研究首先要解决其性质问题,才能继续研究。如何对墓地使用权定性,这是关于墓地使用权的最主要问题。笔者结合上述学说以及我国的立法情况就墓地使用权提出一些观点或思路,以供参考。
    其一、墓地使用权的性质系物权,是绝对权,可以实现权利的完全保护。本章开头的案例,法院也沿袭该思路。由于墓地受到来自第三人的侵害,死者家属具有物权请求权,保护墓地的完整性、存续性,保障死者、死者亲属的权益。如果按照债权性质,其死者家属只能向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该行为属于第三人导致合同不能成立。因此死者家属只能向侵权人主张权利,虽然《精神损害司法赔偿解释》中对有关死者的权益做了具体的规定,但对死者权益保护具有不充分的特点。即侵权责任只具有补偿性,这无形中导致对墓地的保护不充分、不完全,这导致了在该领域法律出现制度缺失的问题。因此,通过对墓地使用权的物权性质,可以通过法律赋予其物权请求权,对墓地给予最基本、最充分的的保护。
    墓地使用权系物权,具有法律关系稳定,权利保障充分,权利维护健全等优势,这也成为学者的主流的观点。首先有助于维护丧主的相关利益,如通过购买方式获得墓地使用权,进而实现权利的主张基础,如果第三人侵害墓穴,其可通过物权请求权,维护墓地的圆满状态,其次,若国家、政府出于政策需要征收、征用,可以向其主张相关赔偿。最后,有助于维护死者的“安宁之所”,既照顾生者的利益,同时保障死者的权益。
    其二,墓地,人们最为关注其长久性。我国通过法律的规定明确了其物权的使用期限,更为充分的保障了其长久性、稳定性,这也是符合墓地的建设的有关需要,而如果明确认为墓地使用权是债权性质,那么,墓地的长久性如何保障?无形之中会导致墓地的管理会成为一个潜在的危机。因此,墓地使用权的物权性质会为死者、死者家属提供一个稳定、长久的保护机制,这也有助于社会稳定、社会文明得以实现。
    其三,墓地使用权是用益物权,墓地权利人具有占有、使用的权能,而占有的权能来自于物权。用益物权属于定限物权,即有限制所有权的功能,从而为墓地使用权提供依据。因此,权利人对墓地可基于物权得为直接支配,非有法律的例外规定或墓地权利人放弃该项权利,在权利存续期间内墓地使用权可以对抗所有权在内的第三人。‘
    其四,关于墓地属于何种用益物权,笔者认为其属于一种新型用益物权。
  (1>墓地的特殊性。墓地寄托着死者亲属的哀思,是维系故者与生者的纽带,也是文化传统的一部分。(2>我国用益物权的范围不能涵盖现有的墓地使用权的基本权能,即占有、使用。根据我国《物权法》,我国的用益物权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建设用地使用权以及地役权。通过比较我们可以发现,这几种用益物权或者符合墓地使用权的物理价值属性,但不能满足其精神价值属性,或者在本质上对墓地使用权权能的范围过大,因此不能通过现有的用益物权内容对墓地使用权进行明确的界定。因此需要从另一角度通过一种全面、准确的方式对墓地使用权进行理解,即通过完善法律制度的角度进行规制。
    墓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即使通过殡葬改革,但观念的根深蒂固不能允许大规模通过树葬、海葬等方式来解决土地的利用不足,因此只有通过明确墓地的权利,构建权利体系,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才能更好地保护死者或死者家属的权益和权利。
    新型用益物权可以准确界定墓地使用权的性质,有助于保护墓地的相关权利人的利益。物权性质的墓地使用权能够建构起一个符合现实需要、内容充分的法律体系。